四个不同重量砝码可以称出多种重量

最近疫情在家没法出门,因此尝试去找找工作,投递了一些大厂的职位,也有一些好心猎头帮我推荐。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,一面都过不了。 不过我似乎也没有太大期待了。毕竟这玩意对于我来说,还是看运气啦,只是纯当找个人说说话,顺便还能聊聊看自己如果找工作还有哪些不足。

其中腾讯音乐前天打电话面试,最后问了我一个算法问题,四个砝码可以称出多少种重量。

我当时听到砝码这两个字竟然没有反应过来,还问了下砝码是什么,天平上那个吗?感觉几百年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,有点懵逼。面试的让我说思路,我想这不就是一个数学题吗?排列组合想了一下,但转念一想 他没告诉我重量,我怎么知道可以称出多少种重量呢? 比如 2,4,6,8 可以用2和4 称出6,也可以用一个6 称出6 呀。那这算一种吗?好像还不对,我还可以用 一个2 称出一个二,用一个4,和6 ,把物品放在4的那一边称出一个二的重量来呀。我靠,这事情太复杂了。然后就乱了。最后挂断电话,面试结束。

继续阅读“四个不同重量砝码可以称出多种重量”

流浪的博客

流浪,看似有一些浪漫,有些idealistic,其实也有一些无奈,看了下,距离上一篇Post ,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,这一年我在干嘛?

我想流浪这个词对于这一年的概括还是算作贴切的。

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。辞职,去澳洲打工度假,妈妈手术,家里修房子,疫情。 每一段都可以说很长很长的时间。

今天不想写那些,写一下这几天博客的搬迁吧。

继续阅读“流浪的博客”

人类可以穿越时间吗?

整理房间的时候,突然想,人类是否可以穿越时间,从过去回到现在,那我就能遇到未来的人啦,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来自未来的人给自己发讯息呢?一个办法就是,在一个可以保存很长很长时间的物体上刻上“如果可以,请来2019年北京时间1月27日16:00点纯海岸雅居地下车库来找我吧”,然后就坐等与未来的人相见了,同时,如果这个博客保留的足够久,是否也一样能够遇到呢?嗯,今天去找来自未来的人去。

再见2018,你好2019

外面罗振宇在春茧体育馆的演讲时间的朋友,我刷滑板路过,旁听了一下。他说,什么可以跨域时间,我脑海里浮现出几个词,音乐,诗歌,知识,抽象的东西都是可以跨越时间的啊,作为一个物理上的实物人而,自然是不能跨越时间的,所以我们害怕时间,我害怕时间,害怕的是失去时间。电影《星际穿越》中的教授,也说过同样的话,“I’m not afraid of death. I’m an old physicist – I’m afraid of time” 。

继续阅读“再见2018,你好2019”